DragonWiki衷心希望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早日结束!
  • 欢迎来到DragonWiki - 关于龙的百科全书!
  • 对百科编辑一脸懵逼?帮助:快速入门带您快速熟悉百科编辑!
  • DragonWiki委员会企鹅群:930677471
  • 我们正在招募百科编辑者,有兴趣的编辑者可以进群了解

龙与地下城三版规则中的龙/龙之族裔

来自DragonWiki的龙百科全书!转载请标注来源页面的网页链接,并声明引自DragonWiki(翼爪维基)。内容不可商用。

前言

“我相信奇迹。毕竟,龙的威严和壮丽给我的血液注入魔力。摸摸我的皮肤,感受我的鳞片的纹理。看着我的眼睛。感受我的生命的魔力。明白我有龙的血统。”

—Benesvelk ux Thurirl tibur Elizar,龙裔(dragonborn)

极少有生物像龙那样激发出那么多的想象。这些令人敬畏的存在是终极的敌人和盟友,出现在来自全世界的神话里,在我们的心灵中占有传奇性的位置。对于许多人来说,龙的出现是战役的加亮区,意味着玩家角色终于掌握了他们的技能。

然而,尽管我们享受在游戏中遇到龙的乐趣,但由于龙控制的权威、财富和力量,在大多数战役中,扮演龙不是一个选项。对于那些想要直接体验龙的壮丽-有一个驾驭和指挥龙本身的力量的机会-的人来说,机会不多。我们中的许多人仍然希望我们可以在某种程度上扮演龙-属于龙的族裔。本书就是为了我们的。

什么是龙之族裔?

龙生存和繁衍了无数的年代。任何类人生物种族的术士都携带着龙类祖先的痕迹。每个术士都是龙之族裔的成员吗?不—虽然他们可能都有龙的血统,但绝大多数是稀薄而潜伏的。其它种族-诸如蜥蜴人和战蜥人之类-可能在过去有过少许龙血,但他们不再拥有与任何龙类祖先的强有力的联系了。对于声称源于龙类祖先的个体来说,那种联系是必要的。是龙血种族的成员远比说龙语或有鳞片走得更远。龙之族裔是那些拥有与他们的龙类祖先的强有力的联系者。他们以反映了他们的强大龙类血统的方式观察、感受和-常常-行动。

第一章:巴哈姆特的龙裔

“神以众生弈棋。彼等或赢或输,我辈凡人既伤又死。”

——无名氏

神们通过凡间的棋子发动战争,龙神也不例外。提亚马特创造了各种类龙生物以在世界上显现她的力量,从她的蛋里繁衍扭曲的生物。这些邪恶的存在充当了彩色龙的代理人。在其他龙神中,只有巴哈姆特站在提亚马特和她的邪恶目标之间。他们之间的冲突持续了几个世纪。那些知道这场冲突者称之为龙陨战争。

白金龙发誓不为对抗提亚马特的后裔而繁衍生物,而是接受类人生物志愿者加入他的正义事业。他只接受那些真正献身于支持他的对抗邪恶的龙类生物的理念和工作的。潜在的新成员的过去无关紧要;有价值的只是现在和未来的对抗提亚马特和她的后裔的奉献。某些作恶者在成为巴哈姆特的仆人的过程中找到救赎和目标。

那些愿意置身于巴哈姆特的关怀之下并担当他在凡世的使节者成为他的儿女。这样的类人生物放弃他们以前的所有种族认同并重获新生。他们成为龙裔。

龙裔是强大、威严的生物,类似于他们的寄父。他们不停战斗,对抗提亚马特的后裔,在龙陨战争的沿途获得盟友。龙裔是拥有明确目标的伟大领导者。他们经常是冒险队伍的激励核心。

生活中的一天

Vythjhank ux Maekrix tibur Gunnloda Holderhek在对她的名字的呼唤下从睡眠中醒来。

“Vyth?是你值班的时候了。”

Vyth睁开眼睛,在来自堆积的篝火的光线中眨眨眼。尽管眼睛里仍然有睡意,但她仍然看得很清楚—比她在作为矮人时在昏暗照明中能够看到的好得多。

“谢谢,夏尔曼(Charmaine)。帮我穿上盔甲?”

在帮助Vyth扣上她的全身甲的过程中,夏尔曼大大地打了几次呵欠。最后,伴随着最后一片的就位,这个半身人爬进Vyth的仍然温暖的铺盖卷,在黎明之前获得了另外几小时的睡眠。

Vyth在盔甲外穿上一件细羊毛无袖外罩。她最近从一个精灵社群那里买来的它,在那里,裁缝用银线在它上面刺绣了一小个巴哈姆特的标志。

Vyth走在营地外围,警戒着威胁。这个营地不像她希望的那样安全—没有壕沟和墙壁,只有一些夏尔曼在傍晚七拼八凑的小陷阱。但在这里的住宿只有一晚。

Vyth扫视着她的伙伴的营地,她招募到她的事业中的这些人。

她的目光充满感情地在夏尔曼身上徘徊。这个小家伙(Vyth总是这样称呼她的朋友)反复证明自己是极好的斥候和对抗提亚马特的后裔的致命利刃。夏尔曼听到过巴哈姆特的召唤,但虽然被召集到他的正义旗帜之下,她却谢绝成为龙裔。她珍视她的半身人形态的轻盈,而且不想放弃让她成为龙的如此致命的敌人的能力。Vyth尊重这个半身人的选择,但偶尔通过称她为“近似姐妹(near-sister)”来取笑她。

一个高个人类在附近熟睡,他的脖子上有一个银挂饰,形状像是握着一束闪电的拳头。他是海若尼斯的人类崇拜者,名叫ClaudiusRepriquel。Vyth不是很了解他—他们此前从未一起与敌人战斗过。他似乎是一个优秀、认真的同伴。他对他的神和善良的原则的奉献清楚地体现在他的行动中。

队伍的最后一个成员使Vyth担心。虽然已经和法鳞术士Sjach一起走了几天,但她仍然不了解他。Sjach非常不可预测。他经常找到使用他的魔法的新颖方式,但那些创新对于他的同伴来说经常是完全的突然袭击。他的天赋无可争议,拥有有助于保持高昂的士气的吸引人的性格。Vyth希望她能更信任他。

剩余的夜晚太平无事地过去了。在黎明,Claudius祈祷而Sjach冥想时,Vyth在站岗。这一天将需要他们的魔法能力。

冥想之后,Sjach问,“我有没有告诉过你我从一个狗头人商人那里买过一只凶暴鼬坐骑的事?”

“啊,没有,但我们需要出发了。故事在路上说吧,”Vyth边回答边转身离开。她急于动身。

Sjach耸耸肩,然后开始用这个故事取悦夏尔曼。Vyth摇摇头。至少他是一边叽里咕噜一边打包。

最后,她的同伴们表示他们准备好了继续旅程。几小时之内,他们将置身于Vyth相信他们在寻找的翼龙筑巢的区域。

前进是缓慢的,地形是崎岖的。夏尔曼指出,他们出发仅仅一个小时。一个身形-像蛇而且黑-飞过太阳。它在天空盘旋飞行,然后转向这些旅行者,每一秒都更加接近。

就像Vyth告诉他们在对抗没有喷吐武器的后裔时要做的那样,同伴们聚成紧密的一群。Claudius请求海若尼斯强化Vyth。Sjach摩擦他的皮带并低声说出咒语。夏尔曼和Vyth让自己冷静,以面对即将到来的攻击。

翼龙接近了。在它俯冲向他们的同时,Claudius握住他的挂饰并喊出,“我们-面对死亡的勇气语录(Analect of Courage in the Face ofDeath)第314条的信徒-请求您的帮助,强大的英勇领主(Lord of Valor)!”

与此同时,Sjach扬起手,结束了一个法术的施放,并发出穿透Vyth的神经的嗡嗡声。世界似乎慢下来了。

伴随着嘶哑的咆哮和巨大的革质翅膀的拍打,翼龙落向他们。在这个生物俯冲下来抓握Claudius的同时,Vyth攻击了。来自她的战锤的强大一击撞在它抓握的爪子上。夏尔曼向前跳起以抛出绊足包,包里的粘性物质复盖在这条龙的翅膀上。

翼龙被带到地面并因痛苦而愤怒,暴怒的它猛击,用它带刺的尾巴捕捉Sjach。血液-黑色,粘稠,有毒-从伤口滴下。

Claudius一边在法鳞后面走近,一边祈祷药剂能迟缓Sjach的血流。“到我后面去,”他催促受伤的术士。

“这样更好,”Sjach粗声粗气地说。他吟诵充满力量的词语并交叉合拢手臂。突然,出现了这个法鳞的5个精确复制品。

Vyth漂移向左方,用她的战锤的挥舞把翼龙的注意力从她的同伴上引开。发出了两次攻击,但只有对翼龙的胸部的结实的一击使它专注于她。

这条龙设法攻击Vyth的同时,夏尔曼用她的小剑确实地攻击。粘稠的血液从翼龙翅膀下面流出。

被这么多似乎危险的敌人包围,翼龙展开它的攻击。Vyth由于它猛烈撞击她的颚而后退,她受到严重的擦伤,胸甲几处被刺穿。它的巨爪和翅膀胡乱扒向Sjach的众多影像,使得其中三个消失,但Sjach没有进一步受伤。翼龙的有毒的刺无害地在Claudius的重盾上偏离。

Claudius挥舞他的钉头锤,把它敲进翼龙的侧面。这个生物咆哮并转身。

Sjach把一个卵形的小物体压在他拿着的飞镖的尖端,用另一只手指出方向。绿色的闪光缠绕在翼龙的脖子上,伴随着砰砰声和嘶嘶声攻击。

Vyth从侧面接近,战锤落向分心的野兽的颅骨。翼龙的头撞到地面。它的身体倾倒,躺在小路上颤搐。

“干得好!”Vyth喊道,“确实干得好,朋友们!”

Claudius请求海若尼斯治疗勇者们的伤口。Vyth在休息,而夏尔曼给了Sjach一瓶解毒药。

“今天还没结束呢,”Vyth呐呐地说,抬头看向山丘。“翼龙是好斗的,但这只专门攻击我们,远离它的巢穴。它在保护什么。”

“那上面还有一个大家伙?”夏尔曼问。

Claudius抬起眉毛 。

“也许,”Vyth说,“也可能是一些小家伙。”

“我希望是这样,”Sjach边说边咧嘴笑。“有点乐趣,嗯?”

Vyth只是摇摇头,然后开始走进山丘。

巴哈姆特的召唤

巴哈姆特的龙裔孩子是一个独特的种族,他们不是出生的;他们是重生的。每个个体都是作为半身人、精灵、人类或某个其它类人生物种族的成员,带着该种族的习性和特征来到这世界上的。巴哈姆特召唤他潜在的追随者,少数那些可以的选择为他服务。

那些听到白金龙的召唤者大多早早地发现它,在他们到达青春期之前。有些在到达成年并开始他们的生涯之后注意到它。不是所有被召唤者都回应。

这召唤是奇异的事件,一个人必须经历过才能理解。它以彬彬有礼的精神问题的形式出现,询问一个人的心灵是否能够和愿意承担对一个高贵而艰巨的目标-保护世界免于提亚马特的后裔的伤害-的奉献。

巴哈姆特的召唤会询问受选者是否愿意完全献身于这个事业,放弃以前她所是的一切,以变为巴哈姆特的孩子之一。这个选择从不是轻松的。受选者清楚她必须牺牲许多东西,从种族认同到家庭和朋友,甚至她的整个生活方式。这些牺牲的唯一报酬是为白金龙和他的永恒的爱服务。

重生仪式

重生仪式把一个角色变为巴哈姆特的虔诚的龙类仆人-叫做龙裔。

成为龙裔不能轻松进行。它是一个充满反省和献身的漫长过程。以他们的原初种族的方式长大的那些请求者必须认真考虑他们在放弃什么。虽然一个人类可能乐于放弃她天生的多才多艺,但对于某些非常投入于其种族认同者来说,牺牲那个种族的能力是罕见的。

仪式开始后,请求者在仪式的持续时间内把她的所有装备和财产放在一边。她穿着宽松的亚麻衬衣,用一整个昼夜的时间斋戒并沉思她的选择。她的心中充满她所放弃的一切,提醒她要成为龙裔就必须放弃许多自我。

黎明到来时,未来的龙裔爬进一个她建造的卵形结构(见花费),以最后一次用她的原初形态睡眠。这个象征性的动作代表她接受改变。下一个黎明到来时,她就变为龙裔。于密封的蛋中醒来之后,她作为巴哈姆特的光荣的龙类孩子破壳而出。

先决条件:要被接受为合适的候选者,请求者必须是非邪恶的,而且智力值至少为3。

效果:龙裔失去她的许多原种族特征,并获得龙裔种族的种族特征(见下文)。

时间:重生仪式需要24小时的冥想和斋戒,随后是24小时的睡眠。如果仪式被中断,巴哈姆特的未来的孩子就必须从头开始该仪式。

花费:未来的龙裔制造的象征性的蛋要花费100金币来制造,并需要一些来自金属龙的鳞。

外貌

高贵。像龙。几乎所有对龙裔的描述都包括这两个词。龙裔在身体上如此彻底地转变,以至于她以前的外观只剩下框架。龙裔总是略大于其原种族的大多数其他成员。

巴哈姆特的这些仆人象征着对正义的奉献。他们的外表给人以目的良好的印象。龙裔举止良好,自视为高贵龙类的类人生物代表。

龙裔走进酒馆时,主顾们会转过头、睁大眼。他们看到的东西非常值得看第二眼。在他们的存在的每个方面,龙裔都表现得像是他们的寄父巴哈姆特的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