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agonWiki衷心希望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早日结束!
  • 欢迎来到DragonWiki - 关于龙的百科全书!
  • 对百科编辑一脸懵逼?帮助:快速入门带您快速熟悉百科编辑!
  • DragonWiki委员会企鹅群:930677471
  • 我们正在招募百科编辑者,有兴趣的编辑者可以进群了解

泛统-龙

From DragonWiki

尖牙…

龙,古老而原始,拥有爬虫的鳞片、有毒的血液和熔炉般的气息,潜行于我们的夜晚。它们在我们周围盘旋成闪烁的一圈,睡在黄金和宝石组成的床上,等待将杀死它们的英雄。

在我们的梦里,我们感受到来自磨光的鳞片的阳光。我们驾驭风暴,召唤雷云。我们颌下配着珍珠,升至天堂。

…利爪…

本书是关于神话、幻想和噩梦的。本书着眼于全世界-东方和西方,旧世界和新世界-的龙。本书讲述它们的故事,以泛统术语提供无可动摇的事实。本书包括一个长战役设定和一些较短的灵感-从一个突然被怪物毁灭的世界到以龙为星际飞船的星际帝国,聚焦于所有类型的龙。

…和火热的咽喉

没有比龙更以英雄主义理念为核心的怪物了。与龙战斗可以是至高无上的冒险;扮演龙可以是至高无上的挑战。来吧,见见你的幻想和噩梦。但是,记住玩火时会发生什么。

引言

在整个历史上,龙一直引人遐想。来自每块有人居住的大陆的传说描述了各种形式的龙。它们是神、元素、圣贤、掠食的怪物、恶魔、使者、守卫、可怕的敌人、或者同时是这一切。

龙是我们的幻想的一部分。他潜行于我们的夜晚,在我们周围盘旋成闪烁的一圈,睡在黄金和宝石组成的床上,等待将杀死它们的英雄的出生。在我们的潜意识中的龙的那部分,我们呼吸火与毒。我们感受我们磨光的鳞片上反射的阳光。我们驾驭风暴,召唤雷云。我们紧握我们铁一般坚硬的爪子,抓紧坚固的岩石。我们颌下配着珍珠,以龙翼升至天堂…

在清楚的泛统术语中,龙是强大的生物,这一点可以轻易地从其巨大的总点数看出。但这并不妨碍以多种方式使用它们。遇到龙时,人类玩家角色必须理解他们面对的是什么-最初这可能并不明显。类似地,龙类玩家角色必须理解他们的所有方面-他们的历史、特质和在游戏中的用途。

龙是什么?

龙是神话中的生物,往往拥有一些来自自然物种的特征。

这不是非常特别,然而,“龙”是一个很灵活的词。民间传说中提到的龙有巨蛇、海蛇、以及各种各样的飞行或喷火的生物。这些怪异的混合物当然是可怕的,但它们是龙吗?

尽管种类繁多,但配得上其名称的“龙”确实拥有共同特征。爬虫类特征是普遍的。此外,对于任何被描述为龙的生物来说,没有以下特征中的至少一样是很奇怪的:高度的超自然性质、反常的体型、与水或气象的联系、守卫的职责、藏宝库、或者喷出火与毒的能力。本书使用这个定义,但也认为,如果一个粗心的观察者称某物为龙,那么它应当在这里讨论。

第1章:野兽的名字

安静,男孩们,闭上嘴。我要给你们讲一个可怕的故事。

安静,男孩们,闭上嘴。我要给你们讲一个关于蠕虫的故事。

——C.M. Leumane,《兰普顿的蠕虫》


自从历史的黎明以来,人类就一直着迷于龙。最早的原住民洞穴壁画就表现了彩虹蛇(RainbowSerpent)的起伏形体,它在梦中的波动在陆地上创造了丘陵和洼地。在中国,出土的属于最早的朝代的青铜器描画了龙的形象。在非洲、北欧和南美,人们崇拜龙,也惧怕它们。许多文明视这种生物为神和怪物、降雨的光荣先兆、或者夜间的恐怖。

来自大量不同文化的传说描述了类似的特征。可怕的怪物、金库、被绑架的公主、翅膀和火热的吐息、隐蔽的巢穴和智力游戏,它们都与古老的信仰有密切联系。虽然所有这些传说都有常见要素,但龙仍然是多样化的。中国传说中的善意的半神和古老的中美洲翼蛇与欧洲中世纪民间传说中的“laidlywyrms”相距半个世界之遥-行为上和地理上。

甚至在游戏中,龙也不同于它们神话中的祖先。矛盾的核心形象和原型是值得了解的-神话和小说提供了范围广泛的龙可供调整。那么,在龙的巨大、雷鸣般的心脏里的,究竟是什么?

基本标志

某些要素是常见的,如果不是普遍的。

原始力量

首先,传说中的龙是强大的。它往往就像是力量的化身。龙可以是无法想象的巨大或者仅仅是大,无法伤害或者狡猾,聪明或者兽性,但传统上,无论是喷火还是施法,它都代表了毁灭性的力量。关于小-甚至可爱-的龙的现代故事是在矫揉造作。它们把神话贬低为某种琐碎的东西(可能是双重的愚弄,如果这个小生物仍然喷出致命的火焰或者使用心灵能力的话)。

在这个意义上,龙就是怪物,然而是强大的怪物。在故事里,它的角色和巨大的狮子、公牛或野猪一样。然而,龙是特殊的。一方面,它是合成的,有蛇毒、鹰爪和蝠翼;它有超出自然的形体,并因此有了超出自然的力量。另一方面,它差不多是爬虫,并因此使人类的感知感到怪异-以没有其它哺乳动物能够比拟的方式;它有古怪的知觉和常常是怪异的催眠凝视。

即使是善意的龙,也是狡猾而古怪的。例如,对于中国的农民来说,它们也许象征着高深莫测的官僚机构,不可理解地操纵天气,就像政府操纵税收系统那样;而对于中国的统治者来说,神龙是甚至超出他的权威的自然力量的提示。

灾难的象征

和任何好神话一样,龙是有用的比喻说法。鉴于它的原始的身体力量,它经常象征的一样东西就是自然灾难。

龙类怪物代表许多类型的灾难。有些拥有有毒的气息或唾液,毒害方圆几英里的乡村,因此象征瘟疫或饥荒。法国的gargouille是与灾难性的洪水有关的蛇形河怪,而中国的璃龙(LiLung)则造成地震。

这种观点介于视龙为兽性的怪物和视高尚的龙为水与气象的半神之间。神龙的较为智慧的类型只在个别情况下-受到严重挑衅或来自更高力量的命令时-带来灾难;象征原始灾难的其它龙则和任何随机事故一样非理性而残酷。然而,在某种意义上,它们在故事中的角色仍然是令人安慰的;通过给予灾难以实体,故事让灾难容易被英雄或圣人击败。

在智慧之门处的蛇

在神话中,由于某种意义上的怪异和无表情的凝视,蛇-龙是终极的蛇-有时体现了微妙、积极的一面。它们往往是智慧的象征或守卫,拥有并传播知识,同时强大到足以为此索取代价。它们有催眠作用的、一眨不眨的眼睛能够麻痹猎物,这似乎暗示着无言的知识。甚至是圣经的伊甸园故事中的蛇,也符合该模式,它给最初的人类带来关于善与恶的知识,以及关于不朽和超越的神秘承诺。

这个古老的形象也注入了龙的神话。龙因狡猾而闻名,还借来了蛇的凝视和它们对储藏的爱好-现在适用于信息以及黄金。类似地,它们对智力游戏的爱好可能是危险的教学与启蒙的过程。虽然典型的西方中世纪的龙往往是没有思想的野兽,但现代的幻想必须视它们为难以理解的。

贪婪而狡猾

随着龙的神话的发展,它们的原始力量-被对秘密的掌握所节制-使龙更加危险。有些仍然盲目地肆虐于乡村,吞食牲畜、烧毁房屋,但其它的获得了智力。在亚洲,龙是神或半神,往往是智慧的,而且不是特别恶意,但在西方,有智慧的龙的概念只意味着有智慧的怪物。

龙是强大的,这使它们成为有效的守卫怪物,常常被描述为坐在财宝堆顶上。龙聪明而自私,它们这样做的动机只能是个人的贪婪。因此,龙可以代表一整套相关的能力和恶习-强大和狡猾、自私和贪婪-全都捆绑在一起,就像它们可以出现在一个强大、自私的人类身上一样。

关于狡猾的龙的概念将它确定为终极的邪恶力量。圣经谈到“大龙…古蛇,名叫魔鬼,又叫撒但。”换句话说,魔鬼本身可能就是蛇。

精纯的力量

最强大-也许是最受限制的-巨龙拥有力量与智慧的平衡结合。如果龙拥有实体和超自然的力量,而且聪明而智慧-或者狡猾,那么它显然能非常有效地使用这力量。中国的神龙统治着风暴和海洋,而且做得如此聪明(但偶尔也会大发雷霆)。现代的幻想让龙如此强大,以致于只有最伟大的人类法师能够对付它们,例如厄休拉·勒吉恩的《地海》故事中的那些。

混合的象征

一样使龙广为人知的东西也使它们产生信誉问题。它们太便于成为纯粹的象征了。龙可以象征力量、或者灾难、或者贪婪、或者邪恶、或者智慧-然而,它看起来不再像是“现实”的生物了。它变得缺乏深度。龙保留一些复杂度和象征性地位时,它们的特性运作得最好。狂暴的野兽也可以是智慧而古老的魔法生物,能够与任何试图智胜它的人进行微妙的对话。

换句话说,龙有巨大的故事潜力和-对于如此熟悉的某样东西来说-使人大吃一惊的卓越能力。

古代的龙

早期人类文化往往崇敬蛇。它们的致命毒液和敏锐感官可以代表精神力量,而它们的皮肤的定期脱落可以象征不朽。古老的蛇崇拜存在于澳大利亚、中东和印度(在那里,蛇崇拜延续到今天)等形形色色的地方。这些原始的蛇神代表元素力量。虽然可以用祭品安抚,但既不能与这些龙辩论,也无法理解它们。

稍后的社会里,生活在农业社群里的人脱离了对自然的直接体验,他们更常分辨神的“善”、“恶”方面。在他们的故事里,善意的太阳或雨神(与丰收有关)击败了古蛇。此后的神话把蛇描绘为可怕的野兽的混合物或巨大的恐怖,强调其力量。拥有可怕力量的爬虫类超自然怪物是一个古老的概念,然而,在最早的促成西方传统的传说里,它是神圣的存在,而非人类冒险者遇到并战斗的怪物。然而,农业或城市文化的有组织的神话一般不崇拜这种生物;更确切地说,龙的形象是原始的混沌,创造、有序的神的敌人。

苏美尔

苏美尔人-世界最早的文明之一-生活在美索不达米亚,底格里斯河与幼发拉底河之间的肥沃三角洲上,他们的帝国可以追溯到公元前4000年。他们承认一些共同的神;每个城市都有自己的神住在当地神殿里。

他们将世界描述为漂浮在无尽海洋-其形象是一条巨蛇-上的圆岛。巨蛇阿普苏是苏美尔神的祖先,生下了天空神安努及其配偶祺(Ki)-也被称为蛇之女士。“阿普苏”是世界之蛇的名字,也是一个地名-一个无法理解,深不可测的秘密地点。


巴比伦神话:提亚马特

母亲许芭(Ummu-Hubur)[提亚马特]更为调度一切,

盖以无敌之武器及怪兽雄虺之属,

与不可制约之獠牙,

以毒为血,充满其体,

——Enuma Elish(第1泥版),

翻译:乔治·史密斯(1876)

在苏美尔之后,巴比伦兴起,从公元前第二个千年早期到公元前第一个千年早期,它是南美索不达米亚地区的首都。这个帝国的文化从苏美尔人那里继承了很多东西,包括他们的宗教宇宙论。然而,巴比伦人和阿卡德人-以及借用并改编了他们的神话的亚述人-修饰了这些古老的传说,给予它们更广阔、更神秘的视野。

神话中最常见的龙之一是提亚马特-巴比伦的水妖。提亚马特不仅仅是蛇,她是可怕的黑暗力量。众神-她的后代-是野蛮而混乱的存在,他们彼此开战,并用他们的父亲的血制造了人类作为奴隶种族。

巴比伦创世史诗-埃努玛·埃利什(Enuma Elish)-写在不晚于公元前12世纪的七块泥版上,它描写了巨龙阿卜苏(Apsu)-原始的地下淡水之神。阿卜苏是巨龙提亚马特-深渊之咸海女神-的兄弟和丈夫。他们的水在地下混合在一起,创造出众神。然而,年轻的神变得难以驾驭,搅起波涛打扰了他们只希望休息的父母。

阿卜苏不顾提亚马特的不要与她的孩子战斗的恳求,与Ea(也叫做恩利尔)开战,这导致他的毁灭。恩利尔(Enlil)接管了他的水国,生下龙子马杜克(Marduk)(也叫做Bel,后来变成迦南语的巴尔Baal)。马杜克借用其他神的力量抵抗暴怒的提亚马特-在她可以完全消灭他们之前。龙之母尝试吞下马杜克时,他把一个装满风的袋子推入她的嘴巴,然后用长枪刺穿她的侧面,杀死了她。为了庆祝此次胜利,这位英雄神用提亚马特的尸体制造天地,并用她的配偶的血制造人类。

信使和天使?

大多数龙-至少在欧洲-不服侍任何人,除非更强的力量或神圣驯服了它们,而它们仅仅是被束缚的俘虏。甚至连中国的龙-自然的官僚-在它们的领域里也有绝对的权威。然而,在它们作为神圣存在的方面,龙偶尔扮演中介的角色,把神的宣告带到大地,有时强制执行他的命令。

圣经描述了一些龙形的天使-那种形体更常见于恶魔、魔鬼和启示录的景象。然而,天使使用许多令人敬畏的形态,偶尔显现为优雅而美丽的蛇。例如,在In Nomine设定中,撒拉弗(Seraphim)显现为六眼、羽毛翅膀的蛇(pp. IN44-45)。

圣经中的其它龙

英王詹姆斯钦定版《圣经》中的一些众所周知的提到“龙”的段落暗示它们是真实的景观特征而非巨大的超自然生物。例如,先知耶利米警告“巴比伦必成为乱堆,为龙的住处”,而绝望的约伯则宣布“我与龙为弟兄,与枭为同伴。”

然而,这些段落似乎是翻译问题的产物。尽管竭尽了他们的学识,但英王詹姆斯钦定版的译者毕竟是17世纪的西方欧洲人,他们对圣经之地的野生动植物一无所知,某些物种的名字对他们来说是个问题。现代的译文将耶利米的预言译为“巴比伦必成为乱堆,为狼的住处”,而约伯的哭喊则是“我与狼为弟兄,与枭为同伴。”

当然,一个受老译本影响的“神话”游戏可以让圣经之地充满真正的龙。它们是荒凉和衰败的象征,而非老于世故的雄辩生物;它们的巢穴是形容一切荒废之地的谚语。当然,圣经中的某些段落确实清楚地提到巨大而可怕的怪物。无论最初的作者在使用译文中的词语表达他们的观点时是否料想到现代的龙类形象。

埃及

埃及的信仰以上涨的尼罗河-灌溉的源头-和太阳的仁慈为核心。在传说中,巨蛇阿佩普(Apep,又名阿波菲斯Apophis)与太阳神拉(Ra)永恒地作战。阿佩普埋伏在外层的黑暗中,试图通过吞食太阳使世界陷入无尽的黑暗。每天晚上,拉穿过地下世界的七重大门,处处与阿佩普的爬虫部下战斗。阿佩普守卫着地下世界的最后门户,用风暴、黑暗和日食与太阳战斗。他代表恶毒的古老邪恶,从不被崇拜。在后来的神话里,赛特(Set,又名Sutekh)-邪恶的风暴与水之神-也无止境地与拉战斗。赛特的追随者使用鳄鱼与大河里的其它危险生物的形态。

古波斯

早期巴比伦的时代,在波斯(伊朗)西南部或埃兰(Elam)居住着与他们有类似文化的人。琐罗亚斯德(Zoroaster)在公元前6世纪建立了琐罗亚斯德教,他将灵体分为善的与恶的。与睿智的阿胡拉·马兹达(Ahura Mazda)(奥马兹德Ormuzd)-至善的化身-相比,更早的自然灵体-虽然仍被承认-降为次要角色。

许多存在反对阿胡拉·马兹达,其中包括一条龙,安家在巴比伦的阿兹·达哈卡(Azhi Dahaka)。根据波斯神话,安格拉·曼纽(Angra Mainyu)(阿里曼Ahriman)-谎言之父-创造了这个生物来从世界上除去真实和正确。阿兹·达哈卡半人半兽,有三个头:痛苦、悲痛和死亡。他体内充满有毒的野兽,所以没有人可以切开他而不感染世界。他的翅膀大得能遮蔽星辰。他试图根除被称为神圣光辉(DivineGlory)的圣火,但火神阿驮(Adar)阻止了他,在天空与他战斗。然后,英雄帝涛纳(Thraetaona)用锁链把阿兹束缚在神话中的Mount Dermawend下。

提亚马特也在她的孩子体内充满毒素,但阿兹·达哈卡的恶意比巴比伦的母龙更主动。提亚马特有理由仇恨世界,而且众神打扰了她的永恒沉睡,而阿兹·达哈卡只是为了破坏而存在。他在仇恨中出生,服侍伟大谎言(Great Lie)。即使被安全地束缚,他的狂暴的强度也只会与日俱增。在世界末日逃脱时,他的翅膀的阴影将再次遮蔽太阳,在激起无法想象的恐怖的同时,他将吞食所有活物中的三分之一。在那天,另一个凡人英雄柯剌萨(Keresaspa)将在一条火河里杀死他。

虽然这些早期的龙本质上让人想起巨大的自然力,但它们也为未来的故事建立了范式-凡人的屠龙英雄即将到来。

希腊

如果有哪个文化本质上是相信凡人英雄的-无论他们拥有多少神的帮助或血统,那么一定是希腊。他们也接受了来自其它文化的影响。例如,埃及神话在希腊-一个甚至没有本土的大型蛇类的地方-激发了关于恐怖的蛇怪的传说。希腊神话又影响了其它文化,包括罗马。

事实上,drakkon(蛇)这个词就来自希腊语。希腊神话中的“龙”往往-清楚地-拥有巨蛇的特性,缺少翅膀和爪子-传统的西方龙的典型特征。有些被神亲自设置为守卫,例如守卫金羊毛的生物和守卫金苹果园的喷火龙拉冬(Ladon)。它们是天生的看守,因为它们的眼睛-和蛇的一样-从来不眨。其它龙的唯一目的是考验英雄,让他在它们颤搐的有鳞外皮上证明他宣称的光荣。阿波罗杀死了在德尔斐守卫原来的神谕处的皮同(Python),然后接管了那里。

三个英雄

龙类神话的某些主要特征不是希腊人发明的,但他们的传说的普及当然有助于其中一两个的强化。

帕修斯和安德洛墨达:杀死戈耳工·美杜莎之后,在用魔法飞回家的路上,帕修斯(pp.GR31-32)注意到一位年轻女性被绑在多风暴的海岸边的岩石上。这是安德洛墨达公主,作为祭品被交给可怕的海怪。帕修斯杀死怪物并与公主结婚,这为此后的人类屠龙者建立了模式。

赫拉克勒斯和海德拉:作为他的十二苦役之一,赫拉克勒斯(pp.GR32-34)杀死了勒耳那·海德拉(Lernaean Hydra)-巨大的蛇形怪物,有许多蛇头。它的中央的头是永生的,它的所有头都喷吐毒液,它的血也是致命的。此外,每砍掉一个头,就会在其位置长出两个。赫拉克勒斯的同伴伊俄拉俄斯用燃烧的木头在替代的头长出来之前烧焦了切断的脖子。斩下最后(永生)的头之后,身体崩溃并死亡。然后,赫拉克勒斯埋掉永生的头,并用它的血在他的箭上涂毒。后来的传说中的多头龙的起源可能可以追溯到这个故事(而GM可能想知道最后的头是否可能仍然活着)。

伊阿宋和龙牙:年轻的英雄伊阿宋(pp.GR34-36)带着一群英雄航海,从遥远的科尔基斯之地带回传说中的金羊毛。在那里,埃厄忒斯王为想要取得金羊毛的伊阿宋设置了各种致命的条件,在埃厄忒斯的女儿-巫师美狄亚-的帮助下,伊阿宋满足了这些条件。有一次,埃厄忒斯在地里播撒龙牙,它们立刻长成一群士兵攻击伊阿宋-蛇或龙的身体部位的魔力的早期例子。在此之后,尽管有不眠的喷火怪物守护着金羊毛,伊阿宋和美狄亚还是得到了它。美狄亚用魔法让怪物入睡。

(其它希腊传说也提到了长成战士-其中一些成为著名的英雄-的龙牙。英勇的希腊角色可能因此拥有某种龙类血统。)

由于水的可怕死亡

视龙-蛇为原始混沌的象征的古老(主要是西方的)观念往往将它与人类所知道的最大、最可怕和最混乱的现象-海洋-联系起来。海洋-混沌-龙围绕着人类的世界并威胁要吞没它。无论人还是神都无法控制环绕的深渊,也不能指望理解它。

提亚马特、阿佩普、耶梦加得(Jormungand)、俄菲翁(Ophion)或者东南亚的摩伽罗(Makara)妖、巨龙乌洛波洛斯(Ourobouros)、甚至连圣经中的利维坦都是来自深渊的恐怖的名字。它们有更近代的H.P.洛夫克拉夫特所设想的恶意的旧神的特征。然而,混沌也代表宇宙从中诞生的原始物质,而水也可以象征丰饶。提亚马特的骨骼后来被用于创造大地,摩伽罗既是给予生命者也是可怖者,而佩拉斯基的俄菲翁在欧律诺墨的帮助下创造了已知世界本身。

中国的更微妙的龙神带来雨水或者守卫江河或湖泊。近代的西方神话也保留了这种联系;欧洲的龙常常从井或河里出现。

伊斯兰的龙

伊斯兰教在中东传播,它质疑古代的众神是愚昧的传统。然而,新的神学改编了某些更古老的神话。穆斯林的民间传说热忱地描述了灯神和龙,将它们表现为火与水的元素形象的人格化。诗人描写了灯神的城市与击败强大的龙的英勇的国王与士兵。(关于这一切的更多细节见GURPS Arabian Nights。)这些龙是血肉之躯,在中世纪的波斯艺术中以宝石般的明亮颜色快乐地描画。

穆斯林的民间传说还包括龙形的天使和恶魔(分别是真主或易卜劣厮的仆人)。其中出类拔萃的是Jawzahr,群星间舞蹈的天龙,在身后引发彗星和食。巨龙形态的喷火恶魔叫做Th’uban。这个词来自古阿拉伯语的Thuban星(也叫做天龙座阿尔法)的名字。在好几千年以前,它是北极星,那时埃及人正在建造金字塔。(在受此启发的战役中,也许爬虫类外星人从Thuban来到了地球)。

列王纪(The Book of Kings)

在10世纪,伟大的波斯诗人菲尔多西(Ferdowsi)(又名Firdawsi)在史诗《王书》(Shah-Nameh,又名Shahnama)中重新讲述了波斯的王室神话。其中包括若干与龙的遭遇。这些生物有时喷火,有时吐毒,死亡过程中会散发出强大得足以使英雄昏迷的毒气。它们还会说话-至少足够用来嘲弄它们的敌人,其中之一还能隐形-凭借魔法或者难以置信的潜行本领。

根据菲尔多西的口头描述判断,他将龙想象为怪蛇。一条像是黑色的大山,一条是水陆两栖,另一条有拖到地面的长毛。然而,他的作品的插图画家大量借用中国传统,常常给他们的龙四条腿、从肩部和胁部长出的奇特的火焰般的翅膀、以及萎缩的角(然而他们无视中国的脚趾数量的附加意义之类的细节)。

King Bahram Gur与黑龙

尼扎米(Nizami)的《五卷诗》(Khamsa)-中世纪波斯文学的另一部伟大作品-讲述了传说中的萨珊王朝的国王Bahram Gur的故事。在一段情节里,这位国王追逐一头野驴来到一个从未有人踏足的洞穴。一条龙躺在外面等待,就像一圈黑色的山峰一样。国王意识到这条龙伤害了野驴而野驴在寻求正义,他拿起剑面对这怪物。杀死这条龙之后,他从龙的胃里放出野驴的幼驹。野驴把他带入龙的洞穴,然后消失,留给Bahram Gur一个难以置信的金库。诗人评论道:“给予野驴正义、将龙关入其坟墓的国王,最终因他的辛苦获得帮助和财宝。”

尼扎米描述的龙有翅膀和四条腿,这暗示着在他的时代-12世纪-诗人的某些想象来自绘画艺术。然而,“真正”的穆斯林作家从不接受这样的观点。用于游戏时,《王书》和《五卷诗》中的龙都非常像是欧洲的龙,然而它们的鳞片可能是彩色的。

顺便说一下,中世纪的伊斯兰神话中的龙并不都是邪恶的。一条龙劝告过一位次要的英雄达勒布(Darab),《列王纪》中,天使和野兽帮助英雄与一群恶魔战斗时,至少有一个画家给善良阵营加上了一条龙。

西方的龙

在欧洲的传说中,巨大的喷火蜥蜴是捕食者中最恐怖的,所有野兽中最可怕的。在他隐秘的巢穴中,他戒备地守卫着由黄金和宝石组成的闪光金库。他的咆哮劈开夜晚,甚至使勇者颤抖。如果龙远离人类的居住地,人们将无声地发出宽慰的祈祷。如果不是,他们将希望有个穿着闪亮盔甲的骑士或者能以信仰驯服该野兽的圣徒路过。逃避龙不是羞耻,甚至连看到该生物并活下来都是一个配得上初出茅庐的英雄的故事。

然而,存在许多基于原型的变体;有时,似乎每个地区都有自己特有的龙。“标准”的龙可能源于地方传说、罗马军队从近东带来的古老标志、与广泛传播的古代北欧人的严酷神话的混合。随着基督教的传播,龙获得神学角色,不仅代表力量、强大和凶猛,而且代表贪婪、巨大的欲望和原罪。现在,他与Adversary、Satan以及启示录里的七头龙联系在一起。

描述

西方龙-或者说火龙(firedrake)-的原型是巨大的飞行爬虫,通常描述为有蛇的身体、两只巨大的蝙蝠翅膀、四条腿、和一个有些像马的头。故事中最常提到的颜色是绿、红或金色。它的尾巴长而蜿蜒,末端有刺,可能有倒钩。每条腿的末端都是巨大的爪子,类似于肉食性鸟类的。龙有几排尖牙,常常有背棘。这种生物通常喷火或毒,或者有毒血。

(顺便说一下,关于龙的这些外形描述不仅受到画家的强化,而且受到16、17世纪的“怪物制造者”-他们把来自天然动物的身体部分缝合在一起,制造出“传说中的野兽”卖给收藏家-的强化。作为众所周知的怪物,龙销路良好,1557年,巴黎曾展览过一些“幼龙”。)某些作者将“纹章学”的龙-有翅膀,以四条腿傲然站立,喷火-与北欧神话的“worm”-更像蛇的生物,可能完全没有腿,可能使用毒而非火,主要是被英雄杀死而非出现在纹章上-区别开来。然而,这种区别充其量是模糊的,而且容易被润色图画或故事的艺术家混淆。

这些西方龙是独居的生物。它们通常安家于偏僻的山洞或隐蔽的水域,以牲畜为食,偶尔要求美丽的处女来补充它们的饮食。如果一个故事里出现两条以上的龙,它们往往会彼此战斗,除非是母子关系。

凯尔特神话

在黑暗时代,凯尔特人从他们前罗马时代的祖先那里继承来的神话的主体充满了英雄和魔法(如同GURPS Celtic Myth的描述),但龙的份量相对较轻。这个形象可能是与日耳曼和古代斯堪的那维亚入侵者一起来到那些地方的。然而,存在一些凯尔特龙,而且这种生物最终成为某些凯尔特人的重要象征。

威尔士

古代神话集《马比诺吉昂》(Mabinogion)包含了最早的关于Y Ddraig Goch-威尔士的红龙-的描述之一。不列颠之王露德(Llud)就他的王国的困难向他的兄弟法兰西之王请教。问题之一是他的家乡的龙与外国的龙之间的大战。露德从隐蔽处观察到龙以一系列野生动物的形态战斗。最后,它们精疲力竭地倒下时,露德把它们关在斯诺登的Dinas Emrys下面。他被告知,只要龙仍然安全地埋葬,他的王国就不会受到任何伤害。

威尔士民间故事中富含关于龙、蛇、鸡身蛇尾怪和狮鹫的传说。一个反复出现的传说是该公国所有的蛇会在春天大举聚集在一起。蛇们于此选出新王,旧王会与年轻的一代激战,新王总是胜利。战斗结束,蛇们分散之后,可以找到一块像是抛光的鹅卵石的蛇石(Maen Magl)。据信,它能治愈所有眼疾。

爱尔兰

爱尔兰没有本地的蛇,这可能是因为该岛是在最近一次冰期时被切开的,虽然该事实传统上被归功于圣帕特里克的努力。也许是因为这个缘故,爱尔兰没有龙的故事。关于河怪(例如peist,p.FB92)的故事可能与威尔士的“阿凡克”(afanc)-相当模糊不清的生物,可能是巨大的蛇、水蛭,鳄鱼,甚或海狸-传说(p.FB6)有关。埋伏在大片水面下的模糊的威胁缺乏真正的龙的多方面的复杂性。黑暗而古老的Crom Cruach神(圣帕特里克攻击过其教派)有时被描述为龙。

亚瑟王的龙

罗马和后罗马时代使用的龙旗(17页)是将龙与传说中的尤瑟·潘德拉贡(“龙头”或“首领龙”的意思)王联系起来的最可能的理由。根据编年史学家蒙茅斯的杰弗里的说法,尤瑟见到幻象,在其中,他看到彗星里有一条龙,成为国王后,他以之作为自己的象征。

在更威尔士化的亚瑟王传说里,第五世纪的沃蒂根(Vortigern)王问法师梅林,为什么他的城堡的一座塔楼反复倒塌。法师说,这座城堡是建在两条巨龙的巢穴上,它们的战斗震动了上面的建筑。它们事实上就是《马比诺吉昂》中描述的那两条龙。国王命令他的人挖掘地基深处,他们在那里找到两条巨蛇,一条是白色的,另一条是红色的。所有目击者都在恐惧中逃走了,只有梅林留下来,站在旁边为战斗呐喊助威。最后,红龙被杀死,白龙消失了。梅林向国王解释,这场战斗象征撒克逊人与不列颠人之间的战争。红龙代表威尔士(本土的不列颠人),白龙代表撒克逊入侵者。虽然红龙最初可能失败,但白龙终将被赶出这个国家(该预言从未真正实现)。

在亚瑟王的故事里,喷火的龙是罕见的,但最有能力的圆桌骑士中有两个-兰斯洛特和崔斯坦-与这种生物战斗过。在崔斯坦故事的一个版本中,13世纪的戈特弗里德·施特拉斯布格尔(Gottfried Strasburger)写道,这位骑士遇到一条龙。漫长的战斗之后,由于龙的火焰,“他拿在手上的盾牌受到如此猛烈的燃烧,几乎成了炭。”最后,精疲力竭的英雄倒下,美丽的伊索尔特(Iseult)救了他。后来,他拿出龙的舌头(其他屠龙传说也提到该纪念品)证明他杀死了该野兽。

日耳曼和古代斯堪的那维亚神话

在古代斯堪的那维亚艺术中,龙也是象征巨大的破坏、黑暗和混沌。这些神话中的龙往往是贪婪的,总是危险的。此外,它们从不是纯粹的天然动物。萨迦(saga)中的一个常见主题涉及贪心的人窃取财宝,带着它逃跑,最终被宝库的看守者诅咒变成龙。其它怪物是神的黑暗后代。这些传说也与古代日耳曼的神话有关;虽然有地方的变体,但欧洲西北部的传说必须放在一起看。关于古代斯堪的那维亚神话的更多细节,见GURPS Vikings。

尼德霍格(Nidhogg)

根据古代斯堪的那维亚神话,巨大的白蜡树伊格德拉修(Yggdrasil)支撑着整个宇宙。巨蛇尼德霍格盘绕在其根部,无止尽地啃咬世界树的根。这个恶毒的灵魂只知道连根拔起这棵树并以此毁灭宇宙的可怕渴望。古代北欧诗歌中将他喻为“恐怖啮咬者(Dread Biter)”,如果古代北欧神话中有任何象征纯粹的邪恶的存在,那么就是他。

米德加德之蛇(The Midgard Serpent)

米德加德之蛇(约尔曼冈德Jormungand)是洛基与女巨人安格尔波达的孩子,北欧版的无尽深渊之蛇。奥丁从他的父母那里偷走了他,并把他扔进海里。这条蛇潜藏起来,徘徊着,吃了如此之多的东西,直到他长大到环绕世界为止。在图画中,他常常把尾巴放在嘴里,在吞下海洋的同时吐出它。托尔神是他的宿敌,他们俩遇到过两次,都没有胜利者。第三次见面-诸神之黄昏的最后战斗,世界将被毁灭-时,托尔没能杀死这条蛇。然而,在倒在他的宿敌身边之前,这位神会再迈出九步,然后死于这条蛇的毒气。

增长的宝库

在一个丹麦传说里,如果把一条龙放在珠宝盒里,它会在短时间内长到巨大的体型,并以魔法使它压在身下的黄金等比例增长!这似乎是一种大多数龙只能梦想的特殊能力。然而,这可以解释为什么龙总是有这样的大型宝库。如果该效果广为人知(或者仅仅是广泛传言),那么它将刺激贪心的人类怂恿龙在他们的隔壁定居——只要他们可以在该怪物变得太大、太贪婪或者他们想要他们的利润时摆脱它就行。

法夫纳(Fafnir)

在《沃尔松格萨迦》中,法夫纳为控制一座巨大的宝库而杀死了他的父亲。为了守卫他的战利品,他使用tarnhelm-一顶允许其使用者变形的魔法头盔-把自己变成龙。他是一条聪明的老龙和一个熟练的变形者,他喜欢在他的受害者死亡之前和他们玩智力游戏。

法夫纳的善妒的兄弟雷金(Regin)告诉齐格弗里德(Siegfried) -《萨迦》中的英雄-如何杀死该野兽。齐格弗里德在龙的路上挖了一个坑,蜷缩在里面,在龙去水潭喝水、路过他上方时从下方刺穿了它。无意中尝到龙血之后,他懂得了鸟的语言,而他头上有两只鸟正在讨论雷金杀死他的计划。因此,他在雷金动手之前杀死了雷金。

另一个版本说,法夫纳对财宝的渴望和他濒死的父亲的诅咒改变了他。然后,齐格弗里德吃了法夫纳的心脏-在雷金要求他把它烤给雷金吃之后。而其它描述说,齐格弗里德在龙血里沐浴,并变得超出常人地坚韧,甚或是不可伤害的。

海蛇

海蛇是生活在水中-通常是未知的海洋或最深的湖泊-的巨大蛇形生物。若干世纪以来,船只的日志描述了蛇形的躯体直线穿过水面,波浪拍打在它们全身。许多人还相信这些怪物能造成风暴。

大多数目击仅仅是在远处瞥见怪物,但海蛇也可以是深海的真正恐怖。它们无法安抚,只能避开,它们会出乎意料地在愤怒中浮出水面,将它们披着鳞甲的身躯盘绕在船只周围。在图画上,这些怪物常常大张着满是牙齿的巨大龙形嘴巴,保持这个姿势不动,然后带着猎物冲到海底。

这些目击可以纯粹用普通生物解释。一个跟着一个游动的海豚群体可以在水中产生著名的“蛇”形。姥鲨、鲸、海生蠕虫、巨大的鳗鱼和皇带鱼也可能是这些故事的源头。另一个解释是,水手们看到了大王乌贼-被报告的大多数目击都发生在它们生活的地方,而且它们游泳的方式符合许多报告。然而,大王乌贼-其本身在很大程度上仍然未被科学研究-表现了海洋所保持的神秘感和恐怖感,甚至是在今天。